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咨询 > 正文 > 返回

    马化腾:数字化转型,是机遇也是挑战

    更新时间:2018-03-30 14:42:15

    内容来源:本文为马化腾在 2018 年 3 月 24-25 日 中国(深圳) IT 领袖峰会上,主题为“新时代数字中国与未来世界”的演讲,整理自各家新闻。


    我们今天大会的主题是数字中国,在昨天的一个闭门会议上,大家有相当大的篇幅在谈科技、创新,一个明显的感觉就是:科技的威力和优势越来越明显。

    一、央视都这么努力,我们还能不努力吗?


    我曾在很多场合说,在这一两年全球十大市值的企业将从原来传统资源型,比如能源、金融、运营商等,纷纷变成清一色的科技企业。

    十家里面至少有七八家科技型企业,所有不管原来是什么行业,都需要用科技升级、用信息技术提升、转型升级等等。

    今天看了一则新闻:


    原广东省委宣传部长慎海雄,调任中央电视台,担任总台台长,他就强调:央视需要科技和创新的转型升级。

    央视都这么努力,我们做科技企业的还能不努力吗?


    昨天闭门会议印象很深刻,王伟中书记(广东省委常委、深圳市委书记)以他在科技部 24 年的工作经验,提出:深圳的未来需要创新驱动,而且要更加注重基础研究,他提出了基础研究+技术创新+成果转化+金融支持,四位一体的支持方案。

    所以,深圳未来在对科技方面的支持,将是一个更加系统化的思考。

    十年前,我们也曾面临这样的选择,那时所有的互联网企业都去纳斯达克,偶尔也有去纽交所。


    大家都觉得那边非常活跃,年轻小伙子非常热烈,投资者也很多。因为我们也是  VIE 架构(指境外注册的上市实体与境内的业务运营实体相分离,境外的上市实体通过协议的方式控制境内的业务实体),在国内也没有办法,唯一选择就是香港和纳斯达克。

    那时我们选择投行,都是做两手准备,基本具备两地上市运作的这些投行才能入围。但最后投行说你们体量那么小,建议选择一边,最终我们选择了香港。

    很多人说香港那时市场氛围不好,都是市盈率很低的传统行业公司,科技企业要追求高市盈率很难。但我们抱着一个长远的考虑,并不去追求短期一两年的高市盈率,这就好像投资者刚开始不认同你的价值的道理一样。

    因为我们的用户就在本土市场,他们也明白我们做的事,而且我们也希望投资者跟我们在同一个时区,不要晚上才看盘。“夫妻”之间作息时间一致,这样会比较好,会幸福一点。

    我们坚信,当时虽然上市市值很小,估值 6 亿美金,融 2 亿美金,上市之后 8  亿美金,但我们觉得无所谓,先上了再说,看长远发展,最终香港也没有让我们失望。

    香港联交所最终还是能够成为中国科技公司的青睐之处,加上李小加(香港交易所总裁)在过去几年不懈的努力,他不仅要改变很多传统家族的上市公司等等,还要推动 A 股同股不同权的观念体制,这是非常难的。

    很多人说我们介意不介意?我们其实没有这个前提考虑。基金、PE,在企业没有上市之前,大家关系是男女朋友,我们当时觉得这个女朋友不错,是不是同股不同权也问题不大。


    比如:


    我们的南非大股东 17 年如一日,到前几天才卖一点点,还立刻承诺三年不会再卖,这样的股东很难找。当然,如果你的企业股东不是太忠实的话,要签“婚前协议”等等,这也无可厚非,不一定是哪种方式就一定好或一定坏。

    二、深圳速度在于创新的速度


    这次参加两会,给我印象很深刻的是总书记参加广东代表团的讨论,其实外界没有报道,当时讨论的信息很丰富,我也特别受感动。

    刚才王伟中书记讲习仲勋同志在主政广东时提出成立深圳特区的建议,而两会上,总书记也提到了他七十年代末就来过深圳,当时还在沙头角坐过船,深圳当时还没有成立,他到宝安县的食堂吃饭,细节描述得很细致。可以看出,总书记对深圳、广东的感情非常深。

    所以,当我提到1984年来深圳,当时流行的“三天一层楼”的概念时,总书记立刻脱口而出“深圳速度”,可见他对深圳的印象是非常深刻的。


    今天深圳的速度在什么地方呢?我想就是创新的速度,而且还会保持下去。

    两会讨论时,我举了很多例子,比如这几年移动支付非常普及,在西北一个农村就可以看到农民卖农作物时,贴一个二维码,上面写着“支持微信支付”,而且满 50 元送货到车站。

    总书记听到这里立刻说,之前在欧洲访问的时候,有外国政府官员跟他说,听说你们中国的移动支付很厉害,这个事情也让总书记印象十分深刻。

    为什么最近这几年,各行各业都在谈数字化转型,最大的变化是从 2010 年前后开始,传统的 PC 互联网迅速转向移动互联网,这得益于智能终端。


    就像郭总(富士康科技集团总裁郭台铭)造出来的 iPhone 从 07、08 年开始普及,到 2011 年开始大爆发,所有安卓智能手机迅速普及,大量生产。

    加上运营商 3G、4G 的普及,终端+高速网络的配合,整个基础设施让社会经济线上线下迅速融合起来。

    所以在 2012 年我们就说,二维码是一个看似很简单的技术,但却是未来连接线上线下的一个最重要的桥梁。

    所以,你可以看到我们在微信里设计加好友的时候,有意设计成扫二维码,让大家知道扫二维码就要掏出微信。不用蓝牙感应、NFC,扫码是最简单的,最容易被消费者认可。


    所以线下移动支付也成为“新中国四大发明”之一了。

    还有包括共享经济当中的共享单车,如果没有移动扫码的话,我们现在就不可能有无装置的共享单车业态诞生。包括共享充电宝等等也都是有移动支付,才有可能产生。

    各行各业都在想:如何利用好信息化?如何通过移动互联网把生产过程升级转型?以前的流通领域分为很多层,我们不知道消费者是谁,卖给渠道后,就失去了联系。今天有这个利器后,就可以让生产者和消费者连接起来。

    制造者也可以拥有终端的用户粉丝,这样的思路完全改变了很多组织架构和生产关系。

    三、数字中国的“一纵”、“一横”、“一新”


    中国的数字化进程变化很快,2015 年提出“互联网+”,到 2017 年的“数字经济”,今年又提出“数字中国”。


    如何理解数字中国的发展?我想从“一纵”、“一横”、“一新”这三个角度来解释。


    第一,数字中国的“一纵”;

    先从“互联网+”到“数字经济”。2015 年开始,我们一直在讲互联网+或者+互联网这个概念,意思是说让每个行业利用互联网信息技术去实现改造、转型,看有什么可以结合创新的亮点。

    过去大家都认为新经济跟传统行业是冲突的、互斥的关系。后来大家逐步认识到它们之间是可以互补,并且深度融合的,金融等很多行业都经历了这个过程。



    最近大家提的智慧零售,很多人说,对腾讯最近几个月,花这么多钱买线下的零售企业股份,展开合作,表示看不懂这个故事。包括前几天我们发布年度财报后,很多分析师也问了这个问题。

    外界对这个事有很多分析,我觉得还是不太到位的。

    我们确实看到很多需求在变化,比如说现在很多零售店、超市等等,他们开始用新技术,用我们提供的解决方案。比如微信小程序、公众号直接扫码就可以扫出线上店面,直接完成订单,非常方便。

    甚至很多中间的服务商利用这种工具来给线下的商铺提供服务,并不是每个小企业都要开发复杂的应用。我们主要目的是什么呢?为什么我们方案愈加开放兼容呢?

    对腾讯来说,我们看重的点是:希望微信用户能够和线下越来越多的服务连接,只要能连起来,用得好,就是我最大的目的。


    这里面有什么好处呢?


    第一,对支付有好处。支付后面还带着金融服务。

    第二,对“云”的发展有好处。云计算未来支撑实体行业大数据在云端用AI来处理大数据,这是所有企业必须做的。如果我们连得好,我们“云”就更加有优势。

    第三,就是广告。这么多线下品牌商,他们过去利用传统地推也好、发传单也好、传统投放广告也好,效率并不高,大部分钱都浪费掉了。


    未来如果用数字化方式,在我们社交体系里面,采用效果广告的方案会更好。这决定了我们互联网未来是否能够成为以广告收入为主这样的平台,这是为什么我们看重这个机会。

    正因为这样,我们的心态是开放的,我们并没有自己去做零售。我们不做零售、甚至不做商业,我们只做连接器、做底层的东西,用云、AI 等基础设施来帮助你。

    甚至,我们可以把系统集成也让给所有合作伙伴,系统集成商照样可以跟我们合作,你们多年耕耘的精力都不会白费,只要再加上我们零配件就可以做出很漂亮方案。

    所以现在有一大群开发者生态慢慢成长起来,包括小程序。我在公司里也说,小程序是一个门槛非常高的创新。




    我过去是程序员出身,写了很多年程序,学的编程语言都是美国的,不管是 C 也好,JAVA 也好。小程序成了现在中国编程者一个非常热门的编程环境和正在热情学习的语言环境。

    你去书店或者网上书店一搜小程序,大量的开发、应用的书籍就已经出来了。可能外界不觉得怎么样,但我作为程序员出身,会感到很激动、很自豪,我特别看重这一块,因为这也是中国 IT 行业的一个成果。

    其实,纵向深化融合还有很多例子,零售只是其中一个。还有工业化,很多工业企业把制造和互联网进行整合,原来他是生产者,现在他就担心被旁路,担心同类企业在这一块做得更好,他被淘汰了。

    当然还有汽车行业,现在汽车行业希望把从汽车制造商变成出行服务商,他们不甘于只是生产车,还要出来直接提供服务。

    这样就需要有互联网的连接,需要知道怎么运营出行服务。


    比如三一重工从生产挖掘机转型成提供服务,他可以按使用时长来收费,使用者也不用买重型机械了,租就行了。

    这些都是可以用物联网、大数据、云计算等技术来推动制造业转型升级。

    此外,农业也有很多需求。随着消费升级,消费者都希望农产品更加安全可靠,除了可溯源,对质量的要求也提升了。

    比如现在鸡都是速成的,从出生到宰杀45天。这个肉质能好到哪去?我们有质量的需求,但过去的养殖场没法保证。现在利用信息技术,就可以做到,比如京东卖的“跑步鸡”,还有透明指标。

    消费升级之后,很多人有个性化的差异,当农业、工业跟消费者连接起来时,这些差异化需求的满足就变得可行了。


    第二,数字中国的“一横”;

    数字中国的“一横”,是指数字化从经济扩展到民生、政务等领域,横向发展到一定程度时,就成为整个数字中国。

    比如交通、医疗、教育等,虽然它们是产业,但涉及很多民生问题,也是政府最关心的问题。这里面有大量互联网+和数字化的机会。

    我举个例子:


    此前我们帮助云南省做了“一部手机游云南”,简称“一机游”。通过一部手机可以把整个旅游所有的信息、数据汇集起来,所有大家在旅游中抱怨的不透明、宰客等问题都变得透明化。

    有些酒店、餐饮,会有宰客的乱象,现在针对这些乱象,我们完全可以用信息化的手段管起来,让游客在手机上评分,也可以“一键投诉”,政府配套建立一整套投诉处理机制,就可以迅速跟踪进度。

    这样管起来的话,大家的旅游体验会非常好。我们 3 月 1 日在北京开了发布会后,很多省、市,特别是旅游大省都很感兴趣。因为旅游产业也属于消费升级后,正在爆发巨大需求的产业,这里面痛点非常多,而这些都可以用信息化解决。


    第三,数字中国的“一新”;

    今年两会,总书记在我们广东团有一段话让我印象特别深刻,他说,中国经济正在从高速度发展转向高质量发展,高质量发展靠的是创新,创新靠的是人才。

    我觉得这个逻辑很对,非常有道理。


    联想到我们深圳,包括粤港澳大湾区,我在过去两年也提了这样的建议,包括能不能做一个粤港澳身份证,比如叫“E 证通”。现在香港、港澳同胞还用不了移动支付,这主要问题是什么呢?

    是因为我们很多内地的互联网服务,包括金融服务对港澳的身份证认证不了,不像我们内地的身份证有公安部系统可以连接,提供服务的时候可以识别。但是港澳地区,现在系统还没有连通,所以用不了我们内地的这些服务。

    但是,如果我们要做“粤港澳大湾区”,总不能湾区内的身份都不认证吧?包括出入境能不能再简化流程?能不能用电子证件就可以通行?以及最基本的人才流动能不能解决?

    这些都是跟人才、创新有关系的。

    另外,我们还希望培养年轻人,让粤港澳大湾区的年轻人多交流,因为最大的隔阂还是文化的隔阂,大家很多年没有太多往来,要让孩子们、青少年互相熟悉和认可,未来才能真正融合,这我们需要做一些事情。

    所以,我们去年组织了一个夏令营,请了港澳和广东三地的学生参加,参观深圳很多企业的科技成果,包括大疆、万科等等。今年我们还会继续办,香港一些大的企业,哪怕是房地产,也有很多创新和科技成分,他们也愿意出钱、出力、出资源让孩子去他们企业看一看。


    总之,数字化转型对未来是一个重大机遇和挑战,互联网+是手段,数字经济是结果,而数字中国是目的。



    最后想说四个观点

    第一,中国实体经济要走向数字化舞台,成为真正的主角,要借助互联网这个工具箱和新型基础设施来实现转型升级。

    第二,公共服务,包括民生、政务等领域也要通过数字化升级,解决社会痛点,改善民生,创新社会治理。

    第三,希望大湾区能够抓住数字中国机遇,跨界创新,打造世界级湾区。

    第四,希望数字中国的建设能够加速全球数字化进程,为世界提供“中国样本”和“中国方案”。


    谢谢大家!

与我们合作

您将会得到更成熟的品牌智造服务。

我们以客户至上,力求呈现最好的品牌建设成果。

数字营销更多案例请添加公司微信账号infoxcre123


咨询专线:0451-8232-5398

银狐创意官网-哈尔滨品牌设计 哈尔滨平面设计公司 哈尔滨设计公司 

ADDRESS 哈尔滨南岗区黄河路136号香榭丽苑A座303室    TEL +86-0451-8232-5398

24小时咨询电话 +186 8670 9082   E-mail:infoxcre@163.com   www.infoxcre.com
关注我们: